检讨被害者、谩骂加害者前先想想:你那幺在乎别人,你在乎自己了

原创 前沿飞机  2020-07-18  阅读 688views 次

每次看我文章下面炮声隆隆的各种谩骂,我会以为自己来到了人间乐土,因为大家都超在乎被害者,尤其是被害者「已经死了」的状况。大家都振振有词喊着「谁来给被害者机会」,如果是搞不清楚状况的外国人来看,搞不好会以为台湾人超正义,各个都是以犯罪防治和关怀被害者为己任的热血英雄。

嗯,很多人说得好像自己会给被害者机会似的。事实上呢?在绝大部分「人还没死」的案件上,我们会发现,台湾社会最喜欢的就是「检讨被害者」,在性侵案上尤其明显。「谁叫她自己要……」系列句子,请自动带入。穿太少?太暴露?晚回家?喝太多酒?没防备之心?太相信朋友?这些用来「屠杀」被害者的指责话语,还可以一路继续列下去。

当有人死亡的时候,对于兇嫌,人人皆曰可杀。但这个可杀,并不是加害者罪大恶极所以该杀。而是一种「为什幺他可以杀人,我们不能杀?既然他可以杀人,那我们也要杀」的概念。以性为例子,不管是捡尸、性侵等犯罪,还是根本没犯罪、完全合法的群交、自拍流出等事件,你会看到下面留言满满的「求档」。这显现出来的是「啊嘶……干,林北也好想把这些正妹操翻」的内心渴望。

嗯,我真的可以理解大家空虚寂寞觉得冷。

回到犯罪上,所以,这是一种「有人这幺做了,所以我也要做」的羡慕跟忌妒。只是绝大多数人并没有胆量真的去做,所以冀望司法代他们去做。至于被害者和加害者,其实没什幺人真正在关心。就好像你说台湾人仇富吗?不,一点也不仇富。那幺,是仇为富不仁吗?也不是。台湾人仇的是「为什幺那个人不是我」。这种羡慕跟忌妒瀰漫整个社会,然后在各种大小事件、案件中以各种残忍嗜杀的言论呈现出来。

人还没死的,就以「检讨被害者」的方式去残杀还没死的被害者。人已经死了的,因为已经死了,所以矛头才转向加害者。人们内心渴望着的,无非是自己也能够「拥有力量」:为所欲为的力量。

至于为什幺?因为我们的社会从小就是用「比较」的方式在教育和责怪学童,从小到大。从成绩比到操行,万事皆可比,万物皆可评分,然后拿来比较,责骂:「为什幺某某某可以怎样怎样,你就办不到」?还有一种伪装成相反方式在推波助澜的,就是各种励志书籍和言论:「某某某可以办到怎样怎样,所以你也可以办得到」。不管是减肥还是健身还是治病还是考高分……。

检讨被害者、谩骂加害者前先想想:你那幺在乎别人,你在乎自己了

但,很多人很努力地去尝试了,办不到就是办不到。因此,羡慕、嫉妒、尤其是「仇恨」就这样被正反两种方式给源源不绝地製造出来了。在商业考量下的贩卖梦想,最终转化,以仇恨的样态被製造出来。人们无法接受自己就是办不到。

所以,我要跟大家说:「原谅自己吧,接受自己吧。」每一个人都不一样,每一个人都有各自擅长的事情与不擅长的事情。样样专精、从小到大每科都考一百分、永远稳坐第一名的学霸固然存在,但学霸也有自己永远办不到的事情。你可以把学霸代换成型男、正妹、明星、富人……。

大家生而为人,大家都只是人。只要是人,就会有私心;只要是人,就会有人性。我可以深刻体会那种羡慕忌妒仇恨,因为我的成长背景与人生历程……以轻描淡写的说法是:说实在并不怎幺开心。

我常常被说:「你那幺在乎别人,你在乎自己了吗?」或者类似的话。我到现在还是无法摆脱各种跟别人比较、想要跟他人一样、甚至更强的慾望,而这慾望带给我非常大的痛苦。我一直在想着:「如果我没有生病就好了,我就可以办到比现在更多的事情,成为比现在更好的人……」

我非常恐惧自己「江郎才尽」。

这种念头阴魂不散,就像被阿飘附身一样纠缠在我内心中,成长为非常巨大而且恐怖的怪兽,让我利慾薰心,让我盲目追求更多的名……还有其它很多很多事物。直到我的伴侣跟我说了一句她从不知道哪本书和文章看来的一句话:「别人已经有别人当了,你当自己就够了。」

所以,同样的话,我也在此发自内心跟所有看到这篇文章的读者们说:「别人已经有别人当了,你当自己就够了。」

社会是由人们所组成,我也是其中一个人,一个拥有优点和缺点,跟大家一样的人。写了那幺多文章,骂了那幺多髒话,是因为我想让社会改变。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很大慈大悲,但实际上其实也不过就是跟大家一样,追求更多的名利罢了。

「老生常谈,毫无新意;屁话一堆,直接Ending」好,我帮大家把批评回覆完了,有没有够贴心?呵呵。但道理这种事情,永远是知易行难,不是吗?

所以,今年,改变社会的第一步,就是从改变自己开始。

从我自己开始。

这可以算是一篇预告,预告着接下来一整年的文章风格走向。不管是喜欢我的还是讨厌我的人们,仅以此文献给所有读者,祝各位他妈的新年快乐,愿大家一切平安。

以上。平成三十年一月一日,于功德之岛:我所深爱的台湾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
相关文章